主页 Projects Updates Simon Deng Li Fund Project News 陶朗加奖学金获得者在全国大...

陶朗加奖学金获得者在全国大会上感谢新中友协

4
分享到
Lucy Ketel, 正在讲话, 和 Lauren Anning 在新中友协的会议上,尼尔逊,2015年 。  (照片由Judy Livingstone提供, 基督城分会)
Lucy Ketel, 正在讲话, 和 Lauren Anning 在新中友协的会议上,尼尔逊,2015年 。
(照片由Judy Livingstone提供, 基督城分会)

Lucy Ketel Lauren Anning, 作为BoP文化奖学金的获得者,在今年被选派到中国,2015年。她们来自陶朗加,新西兰的丰盛湾地区。她们都在新中友好协会的20155月,尼尔逊举行的全国大会上发言讲述她们的故事。”丰盛湾到中国的文化奖学金”由“西蒙邓里基金”支持变得可能。 

Lucy的演讲在下面(紧跟着的是Lauren的演讲):

大家早上好。我的名字是Lucy Ketel, 我是来自陶朗加女子学院的12年级学生。我非常有幸在2015年四月份假期的时候,被选去访问中国一个月。今天,Lauren和我也希望跟你们一起分享我们在南昌的经历。

我参与艺术奖学金[丰盛湾文化奖学金到中国]因为我很多的参与到学校内外的音乐活动。 我弹大提琴,萨克斯管,也在试着唱一些歌。

因为我晚到了一个周,所以我错过了一些音乐活动,因此我没有机会与其他学生一起上音乐课。然而,我的寄宿家庭的姐妹弹钢琴,所以我们一起谈起了二重奏,也用吉他一起唱了一些歌。我们在一些美国歌手和乐队上面找到了相同的兴趣,它引出了非常棒的对话!我对于时尚设计和缝纫有巨大的热情。艺术是我生命中的一个重要的部分,我对它也有很大的热情,因此我也非常高兴有机会去了解中国艺术。有一个兴奋的时刻是参观艺术大学,一些学生创造出来的设计,为我今年在学校的项目提供了一些启示。

在我们访问期间,我们遇见了很多当地中国人,当我们去当地市场购物时,我们与他们互动了很多。试图讨价还价以及问一些关于物品的问题,需要花很多努力。有的时候是非常困难与他们交流的,因为他们都不说英语,我们也不说汉语,但是我们可以生存下来了!我们遇到了各个年龄段不同的中国人。我愿意与那些能了解我的人聊天,因为我可以问他们在中国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我想我最喜欢的一次相遇是在一天的大早上,我醒来去公园。有很多人在那里打羽毛球,我也很喜欢打,当仅仅看大家玩了一分钟之后,我就被给了一个球拍,并且被邀请加入到比赛中。加入到大家正在做的事情真的是太棒了,并且玩一个如此有趣的游戏。

我最喜欢的事情之一是遇见学校和大学的学生,并且了解更多在我年龄段的人。我是一个非常喜欢社交的人,所以我发现我真的很享受了解这么多的新朋友,并且了解到他们在中国的生活,也知道了中国年轻学生的生活状态。我记得跟一个非常感兴趣天文的学生交流。我们谈了很长世间,他在很短时间内教会了我很多关于空间的知识。我十分惊讶于这个年轻人对于天文学的巨大热情,并且他知道当他完成学业的时候他想要做什么。我对于他自然的说英文也感到印象非常深刻。

我在中国交到了很多朋友!我在学校,遇见了我寄宿家庭姐妹的朋友,并且我们相处的很好。我们在一起度过了很长时间,经常在学校或者放学之后遇见彼此。我与寄宿家庭在一起的最难忘的一天是,当我和我的寄宿家庭姐妹在商场,遇见了她的一些朋友并且一起玩耍。我们喝了椰子汁,一种可口的奶茶,并且去了很多店。我做了一个手链,上面有我们所有人的名字。在新西兰,我住在很远的乡村,所以在学校之外很难遇见我的朋友们,但是在中国我可以每天见到我的朋友们。同时遇见其他访问中国的新西兰学生和德国学生也是很棒的事情。

我发现家庭生活非常的不同。我按照往常一样每天同一时间醒来,但是接着很快的吃完早饭,接着直接去上学。我会接着回家吃午饭,再回学校,最后再回家吃完饭。在周末的时候,我花了很多时间与我的寄宿家庭的姐妹以及她的朋友们。我们去看电影,动物园,并且在南昌做了一些观光。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人们在适合他们的时候就吃东西。然而,在中国,一天不见家庭成员是很正常的,因为它适合所有人在不同时间吃饭。

在我的中国家庭生活和我的新西兰家庭生活的最大的不同是,我发现我只需要做很少的家务。在家的时候,我经常会为爸爸或妈妈做一些偶尔的工作,吃完晚饭收拾,但是在中国,这些都有人为我做。这是一个奇怪的全新的体验,但是绝对是一个我能完全适应的事情! 当我试着帮忙的时候,我被告诉去到旁边,并且被告诉把餐具放到桌子上,不用清洗。这完全是与我过去经历过的事情,完全不同的。它突然让我意识到:是的啊!我们在另外一个全新的文化里。中国文化与我适应的文化是完全不同的。

我猜想我的生活和我寄宿家庭姐妹的生活是完全不同的,但是我发现,与我原来想的相比,我们有很多相似之处。我们都回担心学习,以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我们也有相似的兴趣爱好,比如音乐和食物。我发现我们都有相似的周末,把我们的时间花在相同的事情上,比如练乐器以及跟朋友交往。我发现一个15岁中国女孩的的生活真的是很不同的并且是很繁忙的。这让我非常感激我寄宿家庭姐妹,在她参与的所有事情中的奉献精神。

此次旅程的一个高潮是参观红谷滩【南昌的一个区】以及南昌眼【aka 南昌之星】。这非常让我们幸福,因为我们从刚开始到南昌就已经开始计划了。我们都分成了小组,有一个缆车。最棒的部分是当我们到达山顶,并且可以俯瞰南昌的时候。因为是在晚上,城市伴着灯光闪耀着,我们可以看到从一座建筑到另一座建筑的动画。

另一次难忘的经历是访问一个古老的村庄,并且了解更多的中国文化。那是非常棒的一天,我们穿的非常严实暖和,但在街上走了一会儿路之后,我们很快就暖喝了。风景真的太美了。在村子的后面,有一些台阶把我们带到一个很大的湖,它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观赏周围农田的地方。我想一直拍照。这可能是在中国我所有参观过的,最喜欢的一个地方。因为它是如此美丽,它让我意识到中国是一个多么棒的国家啊,它有如此多的可以为人们提供。

庐山也是此次旅行的一个高潮,但确实是很难!有几百个台阶下去,然后又几百个台阶上来!我没有到达底部,但是那些到达底部的人说,他们都被美景深深吸引了。在下去的路上,我们遇到一些人要求跟我们照相,他们都非常友好。我被周围的竹子婶婶吸引,它们都很大,不像我在新西兰看见的任何东西。在路上有许多地方可以停下来,观赏非常近的美景,照一些照片。

John Hodgson, 新中友协陶朗加分会成员,在新中友协西蒙邓里基金的支持下,最早组织丰盛湾文化奖学金到中国的项目。会看John的目的,给我们在南昌一个完整的中国体验,我可以真心的说这是一次巨大的成功。我从没想过我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机会,会看此次旅行,我认识到这次体验多么的宝贵。

体验中国文化是非常棒的,因为我相信从那些我认识到的人身上我学到了很多。音乐最棒的地方在于,不同于语言,每个人都明白音乐,所以当我们弹起乐器或者仅仅倾听的时候,每个人都很享受它,感激它,不会有语言的障碍或者交流的误解。

我们确实有一个完整的中国体验,我们就是直接深入到文化之中,从那里开始了解。我们俩个人都为中国和新西兰的不同感到惊叹,但是也感叹中国是多么棒的一个国家啊,也为生活在那里的人的友好和慷慨感到惊叹。这真是一次大开眼界的体验,我也会总是带着最美好的回忆回看这段经历。谢谢!

Lucy Ketel在访问南昌的另一所中学时遇到的中国学生
Lucy Ketel在访问南昌的另一所中学时遇到的中国学生
Lucy 和 Lauren与在南昌学校交到的朋友
Lucy 和 Lauren与在南昌学校交到的朋友
南昌大学校园
南昌大学校园
Lucy Ketel 在南昌附近的一个湖边
Lucy Ketel 在南昌附近的一个湖边
南昌丰盛湾学生的旅店的外面
南昌丰盛湾学生的旅店的外面
Lucy Ketel与在南昌艺术大学她交到的朋友
Lucy Ketel与在南昌艺术大学她交到的朋友

 

Lucy Ketel

 

Lauren Anning的演讲: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早上好,我的名字是Lauren Anning。我17岁,在陶朗加Bethlehem 学院最后一年学习。去年四月,来自丰盛湾的 一组学生在中国南昌游学了一个月。新中友协为我们提供了这次完美的机会。在出发之前,我们对中国和中国人民了解很少。然而,仅仅在中国南昌呆了一个月之后,我们就有了一个完整的中国体验。我们现在有一个更深的中国体验了,并且感激这个非常棒的国家和人民。

今天我们我们感到很荣幸来与大家分享我们在中国南昌的经历,这座’英雄城市‘【编辑者的记录:人民解放军诞生在这里

学生生活

我们在南昌的超过一半的时间都是与寄宿家庭在一起。与中国典型的家庭住在一起,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经历。参与到其中,观察,接触我寄宿家庭的每天的生活是非常棒的,并且也使人大开眼界。

我寄宿家庭姐妹Emily的典型的学校日,看上去从一开始就很繁忙,但是对她来说,这只是普通的一天的生活。我必须说,我非常感激我们【新西兰】学校学生拥有的相对轻松的生活。Emily会在刚过6点醒来,7:30去上学。一直到晚上9点结束。很明显会在中间有午餐和晚餐休息。在上完晚自习之后,她会回来学习到晚上十一二点。平均下来,她会花费10个小时时间做作业。我非常敬佩她和其他中国学生对于学习的认真和执着。Emily今年学习大约10门学科,当我说我只学5门时,她真的很惊讶。我记得一个我和她聊天,她提到学习是”神奇的“。它真的让我始料未及,他们多么重视教育以及提高她们技能的机会。与Emily一起上一些课,并且看学校是如何运行的是很有意思的。平均来说,每个课堂有50-60个人,老师经常会对着一个挂在他们身上的小的麦克风讲话,所以所有人都可以清楚的听到。

我注意到在我们参观的很多学校的教室外面都会挂有一个写着格言的板。我真的觉着这是一个很棒的主意,因为它们有机会激励和鼓励学生。我相信新西兰的一些学校可以从接受这样的创新中收益。学生们抓住最小的机会参与到与母语是英语的人的对话中。学生们非常努力的学习来让他们的发音变得完美。我真的非常享受与他们互动,并且了解他们最注重什么,是家庭和他们的教育。

食物文化

我最喜欢中国的的一个方面是食物。如果非要在西方食物和中国食物中选择我喜欢的,我将会倾向于中国食物,这不仅仅是因为它们非常可口,但实际上是它们如何被准备和烹饪,吃和享受。他们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创作可口的食物。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帮我的寄宿家庭妈妈准备晚餐。我们坐在桌子边的小板凳上大约一个小时,一直剥一种豆类的皮,一层一层。尽管它真的花费了很长世间,但是晚餐时非常可口的。在中国,我们吃的绝大多数食物,我们用筷子,所以在旅行结束时的结果是,我们都能很熟练的使用筷子了。

午餐和晚餐差不多都非常相似:它们包括一碗粘米和几个蔬菜和肉类。我发现它非常有意思,我的寄宿家庭妈妈可以用一个炒锅炒出所有的不同的蔬菜和肉。在厨房里,没有烤箱和微波炉,在很多中国家庭里也是这样的。她总是用从当地超市买的食物来煮饭。然而,中国人不喜欢浪费食物,所以有几次我发现,我把把中午余下的饭当作晚饭来吃,在同一天的晚上。我的寄宿家庭对于食物非常的慷慨:每顿饭之后,我都吃的非常饱。

在流行的吃早饭、午饭、晚饭的时间,街上会有很多小吃摊。有一些小摊就特别设在学校门口,所以学生们在去上学的路上就会买很便宜的食物。小摊常卖的流行的食物有,水果,饺子,煎饼,包子。当走在路上的时候,路过这所有的小摊,你会闻到不同的味道。有一些很享受,有一些并没有:有些小摊会做我们称作的“臭豆腐“,任何时候我们路过这些小摊的时候,我们会知道它。我们轻轻的试了一下,并且屏住了呼吸。

我们非常有幸去到一些很棒的饭店,它们提供各种各样有趣的食物。在饭店,桌子总是圆的,在中间有一个懒惰苏珊使食物继续。我们都非常喜欢一道菜,它就是红烧肉,是一道猪肉菜。任何时候它出现在餐桌上的时候,我们就很开心的开始吃。汤总是首先上来,接着是蔬菜,然后是肉,最后是米饭。

这是典型的餐桌的布局:每个人都有一个餐巾纸,器皿,汤碗,一个杯子,一个盘子。通常,他们会给我们热水来冲洗我们的被子和婉。我真的非常喜欢一个饭店会 给你倒一杯绿茶来帮助消化,或者喝的奶酪来帮你消除一个菜的辣味。经常餐桌上会有一道非常辣的菜,我们都忍不住想要尝试。然而很快我们就后悔了:稍后我们的眼睛都开始充满泪水,我们的脸都非常红。对我们所有人来说,出去吃饭时非常有趣和兴奋的经历,尤其是我们去火锅饭店的时候。这是我们最喜欢的:每一个桌子上都有一个大的滚烫的火锅,通常一份两半,一半是狠辣的底料,一半是微辣的底料。你会被给一些选的蔬菜和肉,完全由你选择你想要做的方式。饭店都是很吵的,因为总是有很多的交流讨论。体验这些饭店真的非常酷,不仅仅是因为我们一起去的人,还有当地人他们自己,我们都感到非常受欢迎,也觉着是中国社区的一部分。

交通

南昌的交通跟在新西兰的交通是完全不一样的。全天的时间,路上总是在持续不断地流动。我记得有一次,我坐在Emily朋友的车子后面在路上,一会儿我们在行人道上,我们在路的错误的边上穿梭在车辆中,很感激我们安全的到家了。我必须得说,那是我在中国最喜欢的经历之一,它如此令人兴奋,又在同时有些精神紧绷。尽管有在任何国家都能期待的不停的喇叭和轻微的道路情绪,但是我相信中国人都是非常高技术的司机。我不知道很多新西兰人可以在流动的交通中穿梭,并且车上没有也给划痕的,或者在摩托特别多的路上,不碰到至少一百万辆中的一辆。我发现大多数司机都是观察能力很强的,并且反应都很快。

我的寄宿家庭和我在清明节的时候,回到农村拜访他们的亲戚。为了到达那里,我们坐了3趟公交车,1次出租车和1次小巴。我生命中从没有坐过再拥挤的巴士了:车上到处都是人,因为天气潮湿,所以它一点也没有帮助。尽管这不是我最享受的一段经历,我也很感激它,因为它确实是大开眼界。我体会到了作为一个当地人在城市中流动的感觉。有一件让我感到惊讶的事情是:但我在等巴士的时候,另一辆巴士也都充满了人。我站在那里因为我看到一个女士把她的孩子通过后窗户传给她的丈夫的手里,接着自己爬进窗户里面的巴士。我真的没有期待看到这个!但是这些小的有意思的事情我会记住的!

我们在南昌的经历是极度难忘。我们有的友谊和联系到今天还一直存在着。我相信我也会继续与我们的朋友们继续联系。非常感谢新中友协给我们提供这次完美的机会。作为新西兰的大使,分享我们新西兰的文化是我的荣幸。这次旅程加深了我们与中国的联系,我确信我们的关系将会持续成长。作为一个年轻人,我认识到我们在创造和维系,与中国的现存的和将来的关系的重要角色。非常荣幸成为这个伟大机构的一部分。谢谢。

丰盛湾的学生在滕王阁亭,南昌。  John Hodgson (前面). Lauren Anning (左数第三个), Lucy Ketel (右数第二个)
丰盛湾的学生在滕王阁亭,南昌。
John Hodgson (前面). Lauren Anning (左数第三个), Lucy Ketel (右数第二个)
Lauren Anning 与当地学生,南昌
Lauren Anning 与当地学生,南昌
Lauren Anning (左前方) 在旅店附近的公园,与当地人一起打太极,南昌
Lauren Anning (左前方) 在旅店附近的公园,与当地人一起打太极,南昌

 

Lauren An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