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HomeSection Home Projects 何明清纪念奖学金

何明清纪念奖学金

15
分享到

我们纪念这位勇敢新西兰传教士的奖学金。

何明清 RGN,RM (1896 – 1970)

何明清是位新西兰籍的传教护士。在国内时,她被卷入了抗日战争。她不仅仅护理病者伤员,也一次又一次的将药品从日军封锁区偷运给Norman Bethune 医生,负责八路军医疗服务的医师。

何明清纪念奖学金创于新中友好协会。此奖为中国贫困地区的人提供3年奖学金,让受益者完成护理课程后回到贫困地区工作以提高健康水平。此奖学金代替了先前十年制的何明清百年纪念奖学金。

 

 

 


 

何明清 – 此照片应为在宋家庄拍照,1936年

何明清传记

何明清在1896年生于新西兰纳皮尔。搬到奥克兰后,她在奥克兰公共医院参加了护士培训。

1922年,何明清被教会接受,同意她去中国传教。离开新西兰之前,她在基督城的圣海伦医院成功的完成了妇产培训。

当时,中国北方的一所杰出的医院正在使用西医治疗方式,北京协和医学院。这所医院为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所建,运行者则为英国及美国的新教组织。对于当时来说,这所医院非常的先进。

经过在此医院的数年语言培训及专业实践, 何明清被任命为大同一所省级医院的负责人。日后她将会被转到河北省河间及安国市医院的同一岗位。

这期间,她对于河北山里凄惨的生活环境有了深刻的了解。1934年,教会主教批准了她想要离开城市的申请。她在一个偏僻的山庄,宋家庄,建立了她自己的小医院。

何明清与四位护士,此照片应为安国医院拍照。1937年

1937年,何明清临时接管了平原上的安国医院。日军侵略时,她正是医院的负责人。

当时附近爆发了一场战役。中国军队战败时,何明清的医院是周围数百里唯一的医院。医院的医生与中国护士逃难后,何明清被迫照顾数百名伤员。

日军向南推进时,何明清回到了山里的医院。她发现她处在两军之间的真空地带。利用她的英国护照,何明清开始了漫长的旅途从北京购买药品,将一部分交给了中国军,直到她被日本人抓获。

宋家庄的何明清雕塑

日本人将她送上一艘开往新西兰的渡轮,但是她从香港下船加入了中国红十字会。她为了重新加入八路军开始了穿过中国内陆的危险旅途。旅途中她不幸的患了脚气病,被迫回到新西兰。
战后,她帮助在香港建立了一所麻风病院。在她服务的最后几年,何明清在Te Kuiti 和 Waitara 区与当地毛利传教会工作。

退休后她将她的人生投入于让新西兰人了解真实的中国。她为将各区的友谊协会联合起来做了很多工作。终于,新中友谊协会在1958年建于惠灵顿。何明清为第一届全国委员会会员之一。

何明清在1960和1964年重新访问了中国。她于1970年在汉密尔顿去世。

1993年,一个何明清亲友代表团按照她的遗愿将她的骨灰带会了中国。

1996年,曲阳县的人民为了纪念何明清出生100年在宋家庄竖立了一块大理石碑。

一张1997年出版的 今日中国文章 形容了这动人的一幕,也提供了何明清一生更详细的内容。

何明清当年的诊所于2000年重建。新中友好协会捐款$15000,新西兰政府提供了三倍的补助。工程完工于2000年六月,正式开门于2001年七月。点击这里 观看两个阶段的庆祝仪式。


 

关于何明清的笔记和记录 – 摘取于The Mind of Norman Bethune Roderick Stewart ( Fitzhenry & Whiteside Lrd., 2002):

中日战争前期,何明清临时被派到她宋家庄医院东边的河北省平原的安国医院。惨烈的战斗导致大量的中方伤员。何明清体验了Bethune医生天天面对和记录的压倒性伤亡人数。与何明清不同的是,他面对的还有习惯性的药物与资金的短缺。他批评了没有提供足够支援的中国和海外的相关组织。物品的短缺最终导致了他自己的死亡。


Bethune 的报告 1938

“河北中部的药物供应非常的差。从天津进行补给面临着很大的困难。传教士被盯的非常紧。其中一批药物被日本人截住检查。当他们被告知药物被送往教会医院时,他们记录了每一瓶药,日后检查了那家医院。医院被迫说药物已被游击队员偷走以应付药物未被送到的事实。”(195页)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并未收到中国或海外的更多的帮助!想一想!二十万士兵,平均2500伤员同时住院,去年以来打了上千场仗。我们只有5个中国毕业医生,50个未训练过的“医生”,和一个外国人来处理这么多事情。”(196页)

Bethune 医生写给中国援助理事会的阅读报告  – 1939年8月

“最近三月来,我们的药物主要是宋家庄教会医院的何小姐运来,大约花费了$15000。这批药应该足够支撑到冬天过后。因为她对我们的帮助,她的教会已被日本人烧毁。我一直以来都认为,也说过我们不应该要求这些有同情心的传教士做的太多。我们应当组织地下运输网络;可以避免这次攻击。当地的媒体也愚笨的登出了表扬何小姐援助的文章。这个报纸无疑的被日本人监视。当然,也有其他因素例如间谍,和日军制造的“反英情感”。在北平,天津和保定留有大量的物资因为中方缺乏运输能力而尚未运出。这分组织工作一定要立即完成。我们不能再次依靠何小姐。她的生命已经因为援助而受到了危险。同样的,其余教会,比如说保定的美国教会,也不能被用。很多中国人在那里被抓起;美国传教士已经不敢再次伸出援手。”

“我正在努力说服何小姐加入我们的加美队伍,放弃她自己的教会工作。我向她提议组织一个由北京协和医院毕业护士组成的核心小组(我们已经有两位)。这个小组将被用于建立一所小模范医院,可以和医学院所教的相连。她正在考虑。这样会代表她需要从她的教会辞职。她同时也在考虑回到新西兰去为这个地区募款。我认为我们两个人可以筹够地区医疗教育需要的资金,但这将代表我们必须离开六到八个月。”(204-5页)

其他资料:

《Shrewd Sanctity: The Story of Kathleen Hall》 作者:Rae McGregor

《谁是何明清?》作者:金娥眉

戴安娜.麦金 文章的中文译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