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Projects Updates Simon Deng Li Fund Project News 2014年新中友好协会青年...

2014年新中友好协会青年友谊大使

23
分享到

成功申请到2014年新中友好协会青年大使的三位年轻人分别是 Deborah Robertson, Toby Jordan 和 Parley Reynolds。他们而且还递交了他们将要在中国完成的项目详细资料。

新中友好协会 Simon 邓里基金赞助,这三位青年友谊大使不久将会启程中国并在那里完成他们各自的项目:

  • 保护濒临灭绝的红树林湿地的可能性办法 (Deborah的项目)
  • 为未来筹建一个智囊团 [Y世代后人 –  请查看下面的解析说明!!] (Toby Jordan)和
  • 寻找以原麻纤维制成建筑材料的可能性(Parley Reynolds)。

Simon 邓里基金为这三位青年友谊大使提供基金支付他们往来中国的机票费用,签证费用,保险费用,以及在中国的设备需要,日常开支等。青年友谊大使项目对所有30岁以下的人士开放。申请人只需要递交他们自己设计,或者是他们自发参加的社区活动的项目。项目要求和中国青年建立合作关系,或者和中国青年一起从事具体的文化交流学习或教育项目等。最终我们会选出突围的三名青年大使,他们各自的项目需要满足符合特定的标准,而且项目实施时间限制在6-8周,在财政预算范围之内。

Deborah Robertson, 2014年新中友好协会青年友谊大使之一
Deborah Robertson, 2014年新中友好协会青年友谊大使之一

Deborah’s 的项目集中在 中国的红树林湿地。主要包括:当地人民对于红树林湿地的经济价值,利用途径以及人们对其的保护等。红树林湿地是维护珊瑚礁和海藻类生物等的重要生态保护系统,它更是在保护海岸植物生物多样化和地区生态平衡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Debora写道:-

“在 2006年,国际红树林保护专家工作组一致认为,全球的红树林湿地在未来的50-100年里将面临频率灭绝的危机,尤其是在中国,红树林湿地面临消失的危险更加严重。在过去的50年里,有超过 70% 的红树林湿地消失了。

中国红树林保护项目的成员们在帮助保护中国东南地区的红树林湿地 图片版权 Whitley Fund for Nature
中国红树林保护项目的成员们在帮助保护中国东南地区的红树林湿地 图片版权 Whitley Fund for Nature

“新西兰面临的是红树林湿地迅速蔓延的独特现象,我们需要想出办法去处理这种蔓延现象,这对于我们新西兰来说还是有挑战性的。尽管我们国家享有“清洁和绿色”的好声誉,我们还是害怕会落得和中国一样:中国正面临着一个难题是,如果不做出重大改变的话,中国的一个水生哺乳动物将面临灭绝(这个水生哺乳动物是继长江豚之后的Maui的海豚)。和新西兰不一样的是,中国在国际上并没有非常积极保护环境的声誉。尽管是这样,很多积极有效的环保行动,环保措施还是在中国当地被热烈推动执行开来了,而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个人认为,对于中国人持有的不同的价值观,新西兰人对此并不是很了解。

“生物多样性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生物多样性和海洋生态系统是相互联系的。中国和新西兰同样是亚洲东部到澳大利亚迁徙路线的一部分,这条迁徙路线数以百万的迁徙动物极其重要的海岸栖息地之一。”

Deborah希望和中国的合作伙伴的友谊将建立在大家怀着对环保的满腔热情和对环境保护一致性共识的基础上,两个国家都将从这一合作的项目中共享环保知识,从而从中受益。

Deborah 已经选好了三位在中国的合作伙伴协助她实施完成这个项目。这三位合作伙伴分别位于中国的福建省,广东省和香港。Deborah将会在6月27日离开新西兰前往中国,并在那里停留6周。

Tony Jordan
Tony Jordan

Toby Jordan 要在中国进行的项目很不一样。他的项目标题是“全球青年智囊团和中国的参与”。 Toby 计划在他停留在中国的时间,帮助中国“千禧一代”(18-30岁)参与全球青年智囊团活动。Toby先前就参加了 ‘International Connector – Millennial Catalysts‘的活动。这项活动在一月份开始展开,已经有超过20个国家的青年参加。这些来自不同国家的年轻人将会把他们在不同领域的意见和想法共同分享和相互学习。中国的年轻人目前为止还没有和其他国家的年轻人建立起联系和交往。所以Toby将会协助中国年轻一代加入到“全球智囊团”里。

Toby说道:

“中国的“千禧一代”是活跃在当今中国一个重要的年轻群体,他们的想法和他们的祖父辈非常不一样。他们是新生一代,没有经历过他们父辈们所遭受的苦难:内战,侵略战争,饥饿等。我决定去发掘中国“千禧一代”内心的真正想法,为“全球智囊团”提供他们的智慧。我希望能够对比中国大城市,例如北京上海等,那些生活在这些大城市的年轻人和中国的小城市地方,尤其是居住着少数民族年轻一代的不同的想法。”

Toby的目标是使中国,新西兰和国际社会之间有更好的了解,建立友谊,从而可以紧密长期合作。Toby还有一个目标是使中国少数民族“千禧一代”能够和新西兰的青年联系起来,使中国少数民族的年轻一代可以在国际舞台上展示他们的智慧。Toby将会更深一步地学习和研究中国的文化,政治制度和法律规章等。稍后他将和新西兰甚至世界各地的年轻人一起分享他在中国的学习经验和研究。

Toby会到中国的北京,上海和内蒙古的呼和浩特进行他的项目。他还说在他去中国之前,他会努力地进修一下他的中文。他将要在中国的三个城市拜访很多的中国朋友!

Parley Reynolds 在西安的城墙上
Parley Reynolds 在西安的城墙上

第三个青年友谊大使成功申请者是 Parley ReynoldsParley对于用原麻纤维制成建筑材料 非常感兴趣。他的项目将在甘肃省山丹进行。Parley将和山丹培黎学校和中国西部合作培训中心一起合作进行他的项目。Parley指出说,中国 5 到 10% 的碳排放量是由于生产水泥造成的。他计划项目试点建立一个清洁﹑绿色的替代方案,并且这个替代方案还可以提供就业机会,为农民增加收入。[点击 这里 观看Youtube上面一个两分钟长的介绍用原麻纤维制作建筑材料的好处的视频]。  农民们将会学习如何种植和加工工业原麻纤维,把加工过的原麻纤维与石灰和水一起处理,使之成为一个廉价轻质,高强度的建筑材料,用以代替水泥。在山丹,原麻纤维种植非常普遍,而且中国是世界大麻纤维最大产源地。大麻纤维加工在山丹更是具有悠长的历史。不过,中国传统的原麻纤维加工程序,涉及把原麻植物浸泡在水里,这样一来破坏了 纤维的木质核心,导致其无法成为建筑材料。

山丹工和合作社的成员们在把原麻加工成可用纤维 (1990). 照片摘自Philippa Reynold的 ‘路易艾黎 – 从坎特伯雷到中国’ 1997
山丹工和合作社的成员们在把原麻加工成可用纤维 (1990). 照片摘自Philippa Reynold的 ‘路易艾黎 – 从坎特伯雷到中国’ 1997

Parley计划培训农民们把原麻放在太阳底下干燥,从而把纤维提出来,这样可以保持原麻本身的木质核心。农民们将会学习如何处理干秸秆的过程,还有学习在当地低成本下进行生产高价值的产品,并且节约宝贵的水资源。

Parley认为这是一个潜在的商业机会,这个商业机会可以创造就业机会,帮助农民脱贫致富,提高收入。Parley希望通过培训以后,农民们将学会以这个原麻纤维加工廉价清洁的建筑材料,使之成为当地农民一个增加收入的产品。他在中国实施项目的时间是从 2014年的3月到4月。

所有这三个青年友谊大使们的项目都将有助于巩固我们两国之间更好的活动交流和加深我们两国之间的友谊。

三位申请者都已经向我们提供了他们项目的详细计划资料及其项目将会取得的潜在目标。我们新中友好协会感谢他们的辛勤工作和努力,并预祝他们的项目取得成功!

期待他们早日完成项目回来,并且我们希望早日收到他们的项目报告。

Teri France, 2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