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Whanganui News and Events Dave Feickert...

Dave Feickert 讣告 ,1946年12与13日–2014年7月2日

56

17276-1Dave Feickert 是我们新中友好协会的老会员。在和癌症疾病经过长久的斗争后,Dave于2014年7月2日去世,终年67岁。Dave的妻子Jiang Bingjing,女儿Sonia (Dave和他第一任妻子、英国作家Marina Lewycka 所生)以及他的两国孙儿女们都非常地怀念他。

Dave 是旺阿努伊分会的会长,同时他还是新中友好协会全国执行委员的一员。Dave对于问题非常客观,陈述事情观点非常全面,每次提出的建议都很中肯。我们将会永远怀念他。Dave 一直努力积极提倡提高和保护挖矿工人、尤其是在新西兰的中国挖矿工人的人身安全,他还极力维护弱势人群的权利。现在随着他的离开,我们才再一次更加深入地了解到了他在这方面做的巨大努力和贡献。

奥克兰大学人力资源部教授 Nigel Haworth,新西兰工程、印刷和制造业(NZEPMU)高级工程师 Paul Tolich和 Ged O’Connell,伦敦职工大会总书记Frances O’Grady和来自Pike River 煤矿灾难遇难者家属代表Bernie Monk等纷纷给Dave的遗孀 Jiang 发去了吊唁信件。

1980年代,Dave 在伦敦参加过著名的矿工大罢工活动,在那里他认识了Lord Monks,他们一起并肩作战,一起为矿工工人们争取权利。

1993年,在从事了进十多年作为矿工全国联盟的研究负责人以后,Dave的工作涉及到为煤矿点被国家煤监局和英国煤矿集团关掉以后做准备的工作。Dave 是英国职工大会在欧洲工会联盟合会(欧洲)的代表,并且出席了在布鲁塞尔举办的大会。在大会上Dave和很多积极人士全力推崇政府和企业引进放松管制制度。2003 年他回到新西兰,仍然一如既往地推广矿工的安全和健康等措施。Dave参与了一项有外交部赞助的引进中国煤矿工程师和煤矿工人到新西兰的项目。Dave非常成功地带领着一只煤矿队伍安全地施工。

Dave随和在中国开展煤矿工人安全工作。在中国每年有很多的矿工死于事故。2007年,他代表新西兰职工大会,参加统筹新西兰 – 中国媒体安全合作组织项目,并且成为欧盟-中国煤炭安全的一名安全顾问。他从欧盟、新西兰与美国的政府等募集了约9百万欧元资金用于发展中国挖煤工人的安全。中国的煤炭事故还是非常的多,但是在Dave的努力下, 事故率已经大大的减少了,多亏了Dave的劳苦功高。中国政府也非常感谢这位外国友人的努力和贡献。为了对Dave工作的认可,2009年,中国政府授予Dave 中国外国专家友谊奖。

Dave在新西兰也是孜孜不倦地提高矿工工人的人身安全和福利。他大力主张煤矿社立监督检查员,培训训练有素的员工,明确和遵守规章制度等。Dave 也是一组帮忙寻找 29名Pike River 煤矿灾难事件遇难者尸体的采矿工程师成员之一。

Dave 1947 年出生于新西兰北岛的旺阿努伊,他在旺阿努伊男子学校上的高中,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和英国的Bradford University 念的大学。Dave的妈妈的房子在一次战争中被V1炮弹炸毁,她差点也因此而丧命。Dave的妈妈的两个兄弟都加入到军队里面,其中一个险些死在日本的战营里。Dave的爸爸是新西兰船舶队伍的一名工程师,他们的船舶从大西洋运输部队到诺曼底战场。有一次船被击中了,他的父亲因为站在后面的隔板幸运逃生了。基于家人的种种战争经历,Dave to 认为必须不惜一切避免战争,和平谈判比战后谈判来得更重要。

我们都将无比地怀念Dave, 他的工作带给了社会很多的贡献,帮助了许多的人。Dave 是一个善良,有魅力而且无畏的勇士。他的善心善行,都会被世人记住。.

全球邮报(新华)报道有关 Dave的离世: http://www.globalpost.com/dispatch/news/xinhua-news-agency/140703/new-zealander-who-helped-chinese-miners-dies

欧洲贸易联盟联合会关于Dave的讣告: http://www.etuc.org/press/memory-dave-feickert#.U8OjbsuKA2w   

电视新闻关于Dave去世的报道:   http://tvnewswatch.blogspot.co.nz/2014/07/mining-safety-expert-dave-feickert-dies.html

环球时报报道的关于Dave的贡献:   http://58.68.250.110//QuickSearchCtrl?search_txt=Feickert

 

 

 

 

 

Previous article汉密尔顿分会何明清纪念奖学金筹款晚宴成功举行
Next article从上海骑自行车到新加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