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Projects Updates RAFE Fund Project News 教中国小孩新西兰之道

教中国小孩新西兰之道

45
分享到
在巴中市展示提供给“少儿剑桥英语学校”的新西兰书籍。左边是Rosy Look,往右是Emily、Marcia、John He和Rapanui
在巴中市展示提供给“少儿剑桥英语学校”的新西兰书籍。左边是Rosy Look,往右是Emily、Marcia、John He和Rapanui

中国人学英语时候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如何自然说英语。这也许显而易见,但是真正的原因确是在教学方法上。

问题很明显在于,你觉得中国小孩需要首先学习大量的字符和发音,然后在短短几年,他们再去学习书写的整个新字母表系统和说话的语调。

让事情更佳糟糕的是,在中国教英语的办法就是死记硬背—把句子放到屏幕上一遍又一遍重复。口语会话和书面句子通常都是不经理解的记忆下来,短句有时候更是如鹦鹉学舌。这不是小孩学会自然说话的方式。新中友好协会的会员在四川省东北部的巴中市的一个学校,着手开始交授新西兰人的方法,取得了巨大成功!

2001年1月,来自Manawatu分会的Rosy Look和Jan McLeo、Graham Jackson (来自Whanganui 分会)、教师经理John He Jianxin去到 四川 绵羊进行为期数周的英语教学,之后她就一直和他们保持联系。

John 和Graham在教小孩英语的不同项目中曾共事过。John曾在Graham生病的时候来过新西兰,在那期间,他拜访了几所在 Whanganui 的小学,在小学课室里面,他观察了教阅读的方法。John很喜欢并决定将此方法带回中国。

John He Jianxin 是巴中市“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所有者兼校长,该学校是私立英语学校,只在傍晚和周末开课,不同年龄层可以每周上课大约3小时。他目的想要教孩子们如何带着理解去阅读,自然和自信地去说英语,让他们和外国人对话的时候去理解他们。

第一次拜访巴中

2012年,Graham死后,为了完成他的遗愿继续教中国小孩英语,Jan请问Rosy是否有兴趣去四川东北的巴中市,和John He一起工作。John He曾经和她在绵羊市共事过,并于2011年的时候取得联系。John希望他的老师们能对新西兰小学生教英语的方法有深刻的理解。Jan、Rosy和另外一个叫Sue Davis的老师,坐飞机到成都,再乘坐巴士到了巴中市。由于缺少基础设施和严重堵车,后半段的旅程异常艰难,让本来应该是6小时的旅程变成了8小时。他们自费买票来到这里并自愿付出他们的时间,John He为他们的住宿、食物和生活娱乐提供了资金支持。

Rosy Look 在巴中市和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学生在一起
Rosy Look 在巴中市和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学生在一起

第一天,他们来到了Enyang小学听课。来自新西兰的老师被孩子们团团围住,被他们这些高鼻梁和白脸的“老外”所吸引(尽管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来到中国,但是中国西北和中部仍然地处偏远,很多旅游并不会来到这里)。

他们看到一个中国老师很艰难地想要控制住86个吵闹的孩子,而仅有一个助教在帮忙。他们听说中国老师有一个理论,认为孩子就应该大声把英语喊出来,他们认为理论上这样会让孩子们觉得不那么难为情。

老师们还发现,经常有孩子在街上向他们走过来想要开口交流,却发现他们只会说“My name is…”。很不幸,考试对于家长而言是最重要的目标,所以他们自然而然坚持让孩子们按照政府设定的课程表上课,从而通过考试。在中国中部的人必须要和中国东部沿海的人竞争,沿海的人太容易有机会和大量母语是英语的人交流,沿海的人也大多来自富裕家庭。John的老师都是来自当地,可是考试却是全国的,所以东部占据明显优势。

大概有15个年轻妇女会在傍晚和周末来上课,当她们遇到了来自新西兰的老师们,她们对新的教学方法特别感兴趣。尽管他们的英语书写水平很低,而且都是语法错误,但是来自新西兰的老师们坚持要她们在老师办公室只能说英语,这样能帮助她们提高口语水平。

有趣的是,当John被问道,如果他的老师们带着这些新的方法到了其他地方去教书了怎么办,他的回答是“如果能提高我这个地区的整体知识水平,我很高兴”。他同时也希望能派一些长期的员工去新西兰访问。

新西兰老师Emily带着孩子Marcia和Takutea给巴中市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孩子们展示一本大书。
新西兰老师Emily带着孩子Marcia和Takutea给巴中市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孩子们展示一本大书。

新西兰老师Emily带着孩子Marcia和Takutea给巴中市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孩子们展示一本大书。

老师们开始布置他们接下来要工作的教室。习惯上来说,教室都很小,墙上也没有图片、文字等展示。挂在黑板上方的电视用于给老师们讲课时候播放幻灯片。新西兰的老师们知道这不是个好方法,所以他们开始了另外一个有趣的活动,如:‘Simon Says’。他们把老师分成几组,让她们相互给对方讲故事。这个方法后面也可以用在以组、对、单个为单位的孩子们身上。 

那周的后半周,他们让老师们把故事录下来,并且做些修正,最终汇集成日记或者一本大书给孩子们阅读。他们把故事分开成若干小段,让孩子们比赛把词语按照正确语序放回去,还有很多的合作和竞争的游戏,如:句子连线,单词游戏,单词家庭和创造资源。他们还发明了歌唱英语韵律,抛弃传统的重复使用的句子。新西兰的老师们用了很多其他的方法鼓励当地的老师,最终到学生,让他们自然说话。

结果让人欢喜,John He邀请同一批老师在2013年的时候回来,费用由他支付。这次,Jan和Sue Davis建议,Rosy应该带上她在PahiatuaTararua College 教英语和戏剧 的女儿Emily。Emily同时还有在英国伦敦、Tokoroa 和Coromandel 教书的经验。Sue和Rosy很喜欢她对于中国生活和文化的反应,从第一次来到亚洲到遇到疯狂的司机,从交通混乱到一家人堆在一辆电瓶车。

他们再次去了很多有趣的地方,包括道教寺院和 青城山风景区。 当云南雅安地震的时候,他们当时就在巴中市(虽然是发生在480公里之外)。尽然他们不明白这里的语言,也能体会到对于中国人而言是一个悲剧。

给巴中的书新西兰初级英语读写—2014

John He于2013年拜访了新西兰的 Palmerston North并会见了Jan、Rosy和她女儿Emily,还有Emily的孩子。再一次,John邀请Jan、Rosy和Emily回到巴中,但是他也同时认为这是Emily的孩子去中国旅游的极好的机会。这是一个惊人的概念,因为如果新西兰小孩和中国小孩相处很好,将会让学习英语的任务和新西兰小孩应对文化挑战变成振奋人心的经历。

Jan McLeod、Emily和家人(Marcia、Rapanui和Takutea) 带着180公斤给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孩子的书,抵达成都机场。
Jan McLeod、Emily和家人(Marcia、Rapanui和Takutea) 带着180公斤给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孩子的书,抵达成都机场。

再一次,这次带着来自 路易艾黎友谊交换基金 的资金用于支持本次旅程,他们前往巴中。这次Marcia 将近18岁了,Takutea 将近8岁,Rapanui将近6岁 (孩子们的开支由Rosy支付)。这次她们带了很多很重书,放在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 Grandpa Alley Bookroom他们搭乘南航,因为南航允许他们携带两件行李,而其他航空公司只允许一件(共180公斤)。

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老师和Rosy Look(右边)一起拆开新西兰的英语书
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老师和Rosy Look(右边)一起拆开新西兰的英语书

用一些路易艾黎友谊交换基金的钱用来买图书给John的学校和在那个区域的其他学校,这些书都是从一家叫 Kiwik International 的公司买来的,这是在香港的一家新西兰公司,他们给了一个很好的折扣。John给Kiwik 付了运费,同样,他们也给了一个少于正常费用的价格。Kiwik 公司的拥有者Graham Coley对于John和路易艾黎的联系很感兴趣,他希望能尽快拜访巴中的学校。

2014年访问

达到的时候,Rosy注意到,这里的基础设施有了很大提高,山谷有了天桥和大桥,山上也出现了峡谷和隧道。很多村子有了许多两层白色房子,旧的房子在一边歪歪斜斜。很显然,这里也更加富有,男人和女人在城里打工之后把钱机会任然留在村里的家庭成员,用来盖房子和让他们过上更舒适的生活,因为爷爷奶奶都留在村里照顾孩子了。Rosy发现中国永远都很让人着迷,虽然中国仍是一个反差巨大的国家,这里极其富有和贫穷相依。他们甚至经过了一辆铮亮的劳斯莱斯车!然后,她发现,更重要的是这里的普遍生活水平正在逐年提高。

这一次,他们发现这里的老师很渴望见到她们,和她们分享从离开之后这里的老师所做的事情。当她们提到新西兰老师教英语的方式的时候,尽管学校仍然用着国家规定的教科书,2013年和2014年的冬天和夏天假期已经完全按照新西兰的方式来划分了,这里的老师对此感到非常积极。来自新西兰的老师看到墙上装饰着孩子们的作品和写的诗,歌谣和单词也在走廊的墙上展示了。

Rosy Look在Jan McLeod 和全国会长Dave Bromwich的帮忙下给巴中市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老师们展示一本新西兰的大英语书。

Rosy Look在Jan McLeod 和全国会长Dave Bromwich的帮忙下给巴中市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老师们展示一本新西兰的大英语书。
Rosy Look在Jan McLeod 和全国会长Dave Bromwich的帮忙下给巴中市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老师们展示一本新西兰的大英语书。

全国会长Dave Bromwich有一天也来拜访了,大家给他看了这些日子她们所做的工作。他为这里的进步感到很高兴,也赞赏大家为了这个工作所做的贡献,看到城镇里面John学校的广告,还有Rosy展示的大书,他对大家的辛苦工作感到惊喜。人们都在相传这里的故事。

Rosy发现,这里的老师需要让她帮忙回忆以前做过的一些活动,她们非常努力工作,在经过了四次拜访之后,这里的老师开始能自由运用新西兰的课文了。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一名老师,非常喜欢新西兰老师Emily、Takutea和Rapanui (左边)带来的有动作歌曲。
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一名老师,非常喜欢新西兰老师Emily、Takutea和Rapanui (左边)带来的有动作歌曲。

新西兰老师告诉巴中的老师要提高自己英语的说话能力,推荐她们要看英语电影,听英语广播,网络上的新闻播报,越多越好,并和其他老师多加练习。

在四川很少能遇到母语是英语的人,所以John打算发起一个新的养生疗法,让大家每天看半小时英语电影。他也渴望,他的两个长期员工Sophia和Nancy可以在2016年的时候去去新西兰呆几周时间。Sophia刚开始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新西兰在哪里。和新西兰老师接触之后,打开了她们的眼界,他们学习到的不仅仅是新西兰老师的教学方法。Sophia现在通过电子邮件和Rosy保持联系,两个人现在成了闺蜜。

然后,John的老师现在开始交授其他学校的老师,John也被邀请给一个朋友的学校的老师做英语教学指导,他们准备在重庆开一个分支。希望路易艾黎友谊交换基金提供的基金给这个“种子”带来“养分”,让它能够开花结果,长青不老。

“我确信这里的教学最终会有自己的方向”,Rosy说道:“我们可能已经完成了这个工作了。John很高兴看到他的员工的成长,也不需要我们了。但是友谊长存。所以我会在一年左右回来看看这里的工作进展如何”。

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黑板上写着路易艾黎的名字
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黑板上写着路易艾黎的名字

 

艾黎爷爷的书屋

路易艾黎友谊交换基金今年的另外一个用途就是发起和发展一个试验“艾黎爷爷的书屋”。这是为了给巴中的孩子们提供一个放有英语书的图书馆,不仅仅是那些来John学校上课的孩子。Jan McLeod知道路易艾黎在四川工作,也知道巴中是长征时候红军的根据地,,所以给屋子取名: “Grandpa Alley’s Reading Room” “艾黎爷爷的书屋

John He已经着手和巴中公共图书馆商量,邀请他们和学校图书馆一起工作。

2014年4月,一个和图书馆领导会面的机会被推迟了,再重新安排一个会面意味着馆长不会参与。在与缺席的馆长通过几次电话之后,党委书记加入到了讨论。新西兰的老师们展示孩子的部分—一个有电视的房间,80到100个中国古典文学、百科全书、连环画和杂志。唯一的一些带照片的书就是中文翻译过的Beatrix Potter的书。图书馆仅在周六和周日开门。John说要说服大家明白公共空间应该给大众使用需要时间。一个新想法需要时间沉淀。.

然而,新中友好协会的会员,Alistair Shaw正在帮Jan筛选来自上海图片展有关路易艾黎生活的照片,帮忙介绍书屋的由来给当地的孩子和家长,也同时在巴中市宣传新中友好协会和新西兰。希望这能对图书馆的领导有积极影响!

所有新西兰的书籍在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铺展开来,它们都是来自新西兰各处的捐赠。
所有新西兰的书籍在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铺展开来,它们都是来自新西兰各处的捐赠。

给图书馆的书被要求送回去,所以Rosy开始到处从其他二手资源收集孩子的图画书::朋友,家里面的图书馆,小学图书馆,红十字会书籍大甩卖, Op shops 和其他在新西兰卖二手书的书商。路易艾黎友谊基金可以用来买教科书和付书籍的运费。

可惜的是,裁决者似乎不愿意在巴中独立建立一个少儿图书馆,所以John决定利用一个房间单独建立一个图书馆以满足当地孩子,不仅仅是他学校的孩子。

在Emily最大的孩子Marcia的私人笔记上写着,庆祝18岁的生日同时吃着四川火锅(超级辣!),还有一个超级大的生日蛋糕,未来的很多年内一定都会记得。

John He Jianxin (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校长和所有人),和Rosy Look、Emily还有她女儿Takutea
John He Jianxin (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校长和所有人),和Rosy Look、Emily还有她女儿Takutea
Rosy Look (右边) 和Emily及其家人(Marcia, Rapanui and Takutea) 在巴中市场和一个卖饺子的商人
Rosy Look (右边) 和Emily及其家人(Marcia, Rapanui and Takutea) 在巴中市场和一个卖饺子的商人
Rosy Look 用白板教4个来自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老师,全国会长Dave Bromwich正在一旁观察
Rosy Look 用白板教4个来自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老师,全国会长Dave Bromwich正在一旁观察
Rosy Look正在和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老师讲话
Rosy Look正在和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老师讲话
Rosy Look给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老师展示新西兰的书籍,Jan McLeod在一旁观看
Rosy Look给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老师展示新西兰的书籍,Jan McLeod在一旁观看
Rosy Look正在和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老师讲话
Rosy Look正在和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老师讲话
新西兰老师Emily和女儿Takutea展示一本大书给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老师
新西兰老师Emily和女儿Takutea展示一本大书给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老师
新西兰老师Emily和女儿Takutea教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老师带动作的歌曲,地上摆放着新西兰的书籍
新西兰老师Emily和女儿Takutea教巴中剑桥少儿英语学校的老师带动作的歌曲,地上摆放着新西兰的书籍

Rosy L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