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News and Events - What's New 成功申请到山丹培黎学校英语...

成功申请到山丹培黎学校英语教学职位的教师

26
分享到
Brendan (左),Jim Kenny 和山丹餐馆老板
Brendan (左),Jim Kenny 和山丹餐馆老板

Brendan (Ben) Corbett是山丹培黎学校的新任英语教师。在我们先前招聘教师的广告上,我们提到:此职位需要有冒险精神,热衷于生活挑战的人士。山丹培黎学校位于甘肃省,位于偏远的地区。而且夏天非常地热,冬天非常地冷。

新中友好协会和培黎学校有着长期的合作与交往。新中友好协会还山丹培黎学校有开展帮助当地偏远地区开发的一些项目。

Brendan在申请的时候写的一篇短文里非常地幽默地交代了他背景和资历,而且他还提供了非常多令人鼓舞的细节和有趣的引用。我们觉得他非常适合这一教学职位。

以下是摘自他的申请短文里的一段话,读完它,相信大家都会被Brendan乐观和积极向上的精神感染到。

“长大在一个信奉爱尔兰天主教的家庭,有一个整天开口“背叛”,闭口“背叛”的教父

(回忆我们的神父–Fr Lennihan)。这样特殊的成长环境使我很小的时候就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批判性。我在15岁的时候加入了PYM(激进青年运动组织。编者注:这是一个新西兰右翼青年组织)。那个时候闹轰轰的是后期的美国∕越南战争时期。我在上高中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毛泽东思想。通常都是在一大堆神学、数学教科书的上面堆放着一份复印的毛泽东思想。当时班上大半部分的人成绩都非常地差。教室都是闹哄哄的。

我继续着和CP的联系,偶尔也参加新中友好协会的一些活动。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70年代。期间我认识了Tom 和 Cath Newnham, 他们让我接触了新的政治观念。我最初认识Tom是在位于Otara的Alexander Cres上的一个小牧场里。那个时候Tom正在那里尝试为Hilary学校建立一个园艺部。他们对我以后的人生道路方向起着很大的影响。在那里我度过了我生命里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之一。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关于平衡生活,学习,工作等的概念。他们是我终身的良师益友。我记得每次去拜访他们的时候,Cathy 都会做美味的香肠卷招待我。我在1977年在梅西大学获得了园林业的文凭,后来我在奥克兰的Ponsonby Work Trust Co-op工作。我当时的工作包括有全国如何积极主动而且有创造性地去应对失业带来的困难的主题等。

在1978年我做了一个全国合作性的旅行,稍后在北帕和我的妻子Kahoa结婚,并且在Otaki的一个合作市场园林里得到一份工作。在那之后,我发现了我的肾脏衰竭;我的四个小孩相继出生;在10多年里我不断地去不同城市的医院就医;我成为了Fletcher建筑公司的一名学徒;我在汉密尔顿帮助停止橄榄球种族歧视的比赛;我有一年多的时间里在医院接受透析治疗;我的一个弟弟捐了一个肾给我;我从此对身体健康非常的注意以及到了着迷的程度;我帮助建立了一个专门针对捐献移植器官病人的组织;我加入了新西兰移植运动协会, 我想告诉所有的人知道我们这些接受了器官移植的人也可以活得很健康;我参加了2002年的世界运动会而且赢得了激流皮艇的金牌;我重新回到学校学习,并在2002年拿到我的教育文凭;我成为了一名就职在奥克兰南部学校的人民教师;2002年我来到了Onehunga高中任职。我对我的学生要求严格,我努力让他们成为生活里的先驱者,生活里的思想者,生活里的学习者。

我的其中一个成功的项目(现在已经成为教育部的一个教育模式)是建筑和工程学院。令人高兴的是,学生和教师都非常喜欢这样的项目。

这样的教育模式已经证明了很适合在新西兰学校开展。最近通过新中友好协会的活动拜访了山丹,我对于能有机会回到那里非常热切期待。现在的我雄心勃勃地储蓄能量,准备着回到山丹大展我的专长去。”

Ben将会是山丹培黎学校8月份的新的英语教师。他将会接任Jim Kenny。Jim Kenny是在那里的现任英语教师。他们俩先前已经见过面。

Teri France,2013年7月